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真像 > 异域春秋 > 正文

美国如何帮日本细菌战犯逃脱东京审判?

2013-07-17 04:00 来源: 热门解秘 小贴士: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导读: 日军731部队罪恶滔天,然而在战后东京审判的法庭上,由于美国的力保,日军细菌战将领根本就没有出现在被告名单中,更谈不上追究什么罪责。东京审判为何会对罪大恶极的日军细菌战犯视而不见?美国为何要竭尽全力替这些人开脱罪名使其免于被起诉?

  1942年日本联合微生物学会会员合影

1945年3月,石井四郎全家在哈尔滨合影。后排戴礼帽二人自左至右为石井四郎的哥哥石井三男和石井刚男,分别在731部队中担任动物班班长和特别班班长。

  增田知贞、北野政次等日本细菌战部队其他核心人员在接受审讯时也都装作一无所知。对此美方情报人员报告说:“从不同审问对象所获得的情报大同小异。在调查中,没有发现日军在该领域进行研究开发的任何文字证据。接受当面调查的对象异口同声说因为有关文件都是绝密,因此已按照陆军的命令全部予以销毁。所以,获得的情报只是被调查者的记忆所及。”这种情况让美国情报部门非常头疼。

  石井四郎等人以细菌战情报为筹码与美国博弈,要求赦免其罪责石井四郎等人之所以不愿意配合美军的审讯,一方面是“因惧怕被定为‘战争罪犯’而提供不完全的情报,以逃避责任”,另一方面石井等也非常清楚美军对这些情报的渴求以及自己对美军的价值,因此他们想用自己所掌控的细菌战情报跟美军讨价还价,使得主导东京审判的美国帮他们“免罪”,保他们逃脱惩罚。他们用以下方式与美军情报人员进行周旋:

  731部队时与军官合影
关东军司令梅津美治郎视察731部队时与军官合影,前排自左依次为太田、大谷、梅津、菊池(参谋)。

  方式一:

  吊足美军胃口。石井等人在当面否认进行过人体研究和细菌战实战,却私下通过参与美军审讯的日本翻译龟井贯一郎向美军情报官员暗示:“除了已供认的以外,还有很多攻击性武器的细菌实验和开发,在中国内陆曾对中国军队进行过细菌战实战试验,这是毫无疑问的。而且不只是石井部队一个部队而是有一群部队进行了人体实验并取得了成果。”这样一方面会让美军情报部门因为他们的价值舍不得将他们送到国际法庭,保证他们的安全,另一方面也会刺激美军获得情报的欲望。

  方式二:

  石井四郎、增田知贞等731部队核心人员向美军审讯人员提出要“免除战争犯罪的书面保证”:“我们愿意合作……但是我们对我们的朋友也负有义务,我们曾宣誓永不泄露人体实验的秘密,我们担心我们中有些人会被作为战争罪犯起诉。如果你能向我们提供书面豁免保证的话,也许我们能弄到所有的情报。”同时日本翻译龟井也帮腔说:必须让这些“掌握详尽实验结果的人确信你的调查是出自纯科学的目的(也即确保日本人的证言不是被用于战争犯罪审判),我相信这样你会得到更多的情报”。龟井还告诫美方人员说:由于所有与细菌战有关的人都已宣誓不能泄密,“你将不得不克服那个障碍……除非提供豁免,否则将不会得到什么情报。”